人生最后自己决定!今年1月自己可预立医疗决定

2020-06-16

前阵子有医护人员在网路上分享,一名72岁阿嬷意识清楚时曾表示不愿接受治疗,希望安详离世,签下放弃急救同意书,但在失去意识后,家人却要求撤回,阿嬷被插管急救后虽恢复意识,但已有脑中风的状况,等同仅剩一个躯壳活着,让医护人员大叹这是「畸形、自私的爱」。
为落实病人自主善终,《病人自主权利法》将在108年1月6日上路,此为亚洲首部相关法案,病患可签「预立医疗决定书」选择接受或拒绝「维持生命治疗、人工营养及流体餵养」的意愿,并且可以随时撤除或修改。
根据《病人自主权利法》第14条规定,病人符合5大临床条件之一,若有预立医疗决定者,医疗机构或医师可依其预立医疗决定终止、撤除或不施行「维持生命治疗,或人工营养及流体餵养之全部或一部」,而除了重大过失或违反病人预立的医疗决定外,医师不需负刑事与行政责任。
《病人自主权利法》5大可终止或撤除急救的适用对象:

  1. 末期病人
  2. 处于不可逆转之昏迷状况
  3. 永久植物人状态
  4. 极重度失智
  5. 病人疾病状况痛苦难以忍受、疾病无法治癒,且依当时医疗水準无其他合适解决方法者

谁可以申请?
只要是年满20岁以上、具完全行为能力的民众,即可挂预立医疗照护谘商门诊,订定自己的医嘱。
如何申请?
在签署预立医疗决定时,根据《病人自主权利法》第9条规定意愿人为预立医疗决定,应符合3大规定,才算完成「预立医疗决定」而具有效力。
3大规定如下:
  1. 经医疗机构提供预立医疗照护谘商,并经其于预立医疗决定上核章证明
  2. 经公证人公证或有具完全行为能力者2人以上在场见证
  3. 经注记于全民健康保险凭证


与《安宁缓和医疗条例》有什幺不同?
 安宁缓和医疗条例病人自主权利法理


  1. 保障末期病人善终权益
  2. 病人签具意愿书亦可由最近亲属签具同意书为之
  1. 保障每个人的人格尊严、自主与善终权利,仅心智能力健全者可自己做决定
  2. 以病人为核心,保障其知情、选择与决策权
  3. 搭配各种程序保障机制:预立医疗照护谘询预立医疗决定、医疗委任代理人



象仅保障末期病人五种特定临床状态:
  1. 末期病人
  2. 处于不可逆转之昏迷状况
  3. 永久植物人状态
  4. 极重度失智
  5. 病人疾病状况痛苦难以忍受、疾病无法治癒,且依当时医疗水準无其他合适解决方法者



  1. 心肺复甦术
  2. 延长濒死过程的维生医疗
  1. 任何有可能延长病人生命之必要医疗措施:心肺复甦术、机械式维生系统、血液製品、为特定疾病而设置专门治疗、重度感染时所给予之抗生素等
  2. 人工营养及流体餵养

台北市卫生局医事管理科科长何叔安于报导中强调,《病人自主权利法》不是倡议安乐死,根据第14条所指的5类临床状况,多为缺乏生命品质,生命的品质与生命长度,取决于个人价值观,因此,与其让至亲天人交战,背负亲族有形无形的责难与压力,不如提早为自己的医疗权益发声。
行政院卫福部表示,国内已有《安宁缓和医疗条例》,以及2019年预计实施的《病人自主权利法》,已尽可能避免生命末期的抢救增加病患痛苦,并强调我国在「被动安乐死」上已有诸多努力。至于「主动安乐死」,卫福部认为,目前社会对于安乐死立法尚无共识,因此将等待《病人自主法》实施一段时间后再检讨此议题。
卫福部国健署署长王英伟也对媒体说明,医护人员必须让家属了解安宁照护不是放弃治疗,而是协助病人缓和疼痛与不适,有尊严地、自然地走向生命终点,国人应对预立医疗决定有正确认识。
此外,卫福部把「其他照护与善终选项」也纳入「预立医疗决定书」表格中,包括是否愿意捐赠器官、遗体,以及希望在哪里临终往生、希望的葬礼仪式、丧礼仪式、希望如何处理网路社群帐号及数位个人资讯、是否依据个人宗教信仰安排照护细节等。
卫福部虽在医疗决定书中强调,「其他照护与善终选项」部分并非一定要填写,只是开放「表达意愿」。但若有填答,其意愿是否有强制力,还是「仅供参考」,已引发议论。
《病人自主权利法》的相关细则最快4月底预告,届时会公布5大临床条件的认定标準,再蒐集各界意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