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现场说了两句话村民这样力挺他与民国为父报仇的她待遇不同

2020-07-08

张扣扣现场说了两句话村民这样力挺他与民国为父报仇的她待遇不同

中国大年三十,陕西省汉中市新集镇王坪村发生一起震动全国的血案,当地一家三名男子,被曾任特种兵的男子张扣扣杀死。最新消息披露,当地村民说,张扣扣在民众心中是条汉子,爱憎分明,且联名上书要求不要判死刑。不少网民对此也表赞同。此外,杀人后,张扣扣在现场对村民说了两句话。然而这两句话,与民国时期,一位为父报仇的女子说的话类似,但是那位女子却能被特赦。

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警方日前发布通报称,2月15日12时20分许,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14组发生一起杀人案,造成2人当场死亡、1人重伤抢救无效死亡。经初步侦查,张扣扣,又名张小波有重大嫌疑。

2月17日上午,张扣扣投案自首。现年35岁的张扣扣据称曾是一名特种兵,退伍多年。

村民联名表态网民批都是中共官僚黑暗所致

2001年,张扣扣应徵入伍,在新疆服役两年,还当上特种兵,2003年複员回家,无正当职业。此后几年,张扣扣曾外出务工。2017年底,才回到家乡。没想竟然是回乡报仇。

张扣扣杀了姓王家三个男子,没有杀仇家妇孺和村民。王家老大是当地一小官吏,当时张扣扣母亲被打死,是他一手遮天蔽日埋下今天的苦果。

当地村民说,张扣扣在民众心中是条汉子,爱憎分明,这次杀仇家三人,用汽油烧了仇家大儿子的车,临走时,告诉村民等下把火灭一下,不要烧到别人家的车。

对于此血案,还有汉中民众补充说:王家三儿子打死兇手母亲时20出头,但花钱把年龄改成了未满18,所以逃过了法律制裁;死者这一家人在当地属于一霸,兇手杀死三人后,村里人都拍手称快,最后联名上书要求不要判死刑。

张扣扣现场说了两句话村民这样力挺他与民国为父报仇的她待遇不同

此外,王家二儿子因为值班逃过一劫,当时是公安局把他重点保护起来了,所以张扣扣没能把他一起杀;最后张扣扣去自首了。

血案发生后,网上舆论几乎一面倒地力挺特种兵复仇者张扣扣。对此,有观点认为,当年谁收了王家的钱替王家挡事,这人比王家人更该死……因为这种人的存在,害的不是一家两家,可能是几十上百家,几百上千家。

网民“贺仙”说:“国家不能保护公民的时候,公民也就没路可走了啊。另外这又是个官僚系统的黑色幽默,当年因为种种原因把事情压下去了,结果等到了迟来的大新闻,本以为解决了小问题,结果给更大的问题埋下了隐患,最后定时炸弹炸了。这新闻在打击村霸和提倡传统文化的今天爆出来真是应景。其一,基层吏治果然是党国的心腹大患;其二,圣朝以何治天下?法还是孝?”

另有自称与张扣扣是同一地人的网民说:“没想到这幺多人关注这个问题,我并不想偏袒某一方,人最宝贵的就是生命了,但是当年能用三年徒刑换人母亲一条命,人家也能用一条命换你们三条命,希望大家克制愤怒,珍爱生命。我是本地人,我来说两句。死者是本地乡贤,势力很大,死者老大是管委会主任。当初因为房界争吵,(王正军(老三)用板凳把z母亲劈死了,判了无期(后来了解,是判了八年),实际上蹲了三年就出来了。)杀人当时死者家里老人孩子媳妇都在,z并没有伤害。z是自首的,但现在已经被扣上了逃跑的帽子。更正,我回去问了一下,当初是父子四人,当着面把张的母亲打死的,脑浆都打出来了,最后罪落到老三身上,因为老三未成年,运作一番,判了八年。”

也有观点认为,最大的悲剧是,即便是正义的复仇,也不能改变他是一个杀人犯的事实。只是为了让杀人犯获得应有的惩罚,让一个13岁的孩子变成一个满心复仇之情的杀人犯,何其悲哀,如果当年的杀人犯获得了应有的惩罚,张扣扣的人生想必就会是完全不同的轨迹了。

张扣扣与民国时期的这位女子惊人相似但她被赦免了

当地网民说,当地村民目击张扣扣行兇过程,但看到他手里拿着手枪,没人敢上前阻止,张扣扣对着村民说:〝谁也别拦,我只杀他们〞。

为母报仇后,张扣扣没有逃跑,去母亲坟前告诉母亲事发经过,然后去银行取钱时,被人认出,他说:〝别害怕我只是来取钱。〞然后,去吃了一碗麵皮后,去了他所在地新集派出所自首。

而他说的话与民国时期一女子说的话类似。

1935年11月13日,农曆十月十八。那天是周三,天津佛教胜地居士林的讲经日。

大德高僧富明法师正在台上讲经,台下坐着许多居士聚精会神地听着,其中有一位年老的男居士坐在大堂正中间的太师椅上,虽然看上去已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但眉宇间仍留有一股枭雄之气,可知定非等閑之辈。

已是初冬季节,津门天寒地冷,讲经堂的后面生着一个大火炉,堂内温暖如春。一位年约三旬、长得丰腴白凈的女居士原来坐在火炉前面,借口背后的火炉太热,与看堂人商量,得到允许后,往前几排移动。

没有人在意这样一个细节。女居士走到正在闭目听讲的年老居士后面,掏出一把手枪,对着老者后脑勺开了一枪,紧接着又对其太阳穴和腰部各开一枪。

张扣扣现场说了两句话村民这样力挺他与民国为父报仇的她待遇不同

枪声打破前一刻还宁静的讲经堂,老者立刻倒在血泊之中,居士惊恐地站起来逃窜。富明法师睁眼细看,这是他介绍入林的女居士董慧呀!而被杀死的男居士是居士林的理事长、寓居津门多年的原“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

女居士显然是经过细心策划,杀人后没有逃走,而是从身上掏出一摞传单散发,大声喊道:

我是施剑翘,为报父仇,打死孙传芳。一人做事一人当,决不牵连别人!

有胆大者拾起传单,只见传单上写着:

(一)今天施剑翘(原名谷兰)打死孙传芳,是为先父施从滨报仇。

(二)详细情形请看我的告国人书。

(三)大仇已报,我即向法院自首。

(四)血溅佛堂,惊骇各位,谨以至诚向居士林及各位先生表示歉意。

然后女居士让人打通警察局的电话,向警方自首,待警察来后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当天下午6点,《新天津报》发出号外,报道了“孙传芳被刺死,施小姐报父仇”这一特大新闻。次日,天津、北平、上海各大报纸都以头号标题刊载了这一消息。可见那个时候,天津还真不是一座没有新闻的城市。

施剑翘为什幺要杀孙传芳,还得从十年前说起。

1925年秋,直奉大战爆发,奉系军阀张宗昌与直系军阀孙传芳为争夺鲁南、苏皖北部鏖战。奉系第二军军长、前敌总指挥的施从滨奉张宗昌之命打先锋。施从滨是安徽桐城人,故乡在孙传芳的地盘内,孙传芳连发三封电报要施倒戈,与他同他合作。–北洋军阀混战中此类临阵倒戈的事太多了,最着名的就是冯玉祥。但施从滨不予理睬,孤军深入,在皖北固镇兵败被俘。孙传芳下令将施从滨枪毙,并枭首于蚌埠车站,示众三日。

北洋军阀之间打来打去,高级将领被俘,一般不会杀掉,有时候敌方还会给一笔银子让其回家养老。杀俘枭首,在那个时代也是犯众怒的事。

施从滨死时,施剑翘刚20岁——也有史料称她是施从滨的侄女,从小被施从滨养大。施剑翘决心为父亲复仇,十年来做了充分的準备,她通过手术放开了裹着的双足,并练习枪法。辗转各地四处打听下野的孙传芳的行蹤。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